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文迅遐想

备课之余常有所得,兹记于此,祈与诸友切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宅的树  

2015-07-18 16:22:52|  分类: 铭心的记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老宅的树

       老宅,坐北朝南,背靠黄土高坡,远眺秦岭和渭河,陇海铁路从门前穿过;宅西有一小溪,潺潺涓流,终年不绝;宅后紧挨黄土高坡下的石榴嘴土塬,宅内外树木繁茂,四间半东厦房常年掩映在树木之中。

        宅院约七分大,分前后中三部分。老宅的主体建筑是厦房,居中,坐东朝西,四间半,土木结构;厦房西边空着,靠南有棵古槐,是老宅的树中之王,最粗,最高,树冠最大;中间有棵桃树,靠北长着一株小楸树。厦房南是前院,最小,东边有两棵石榴树,西边有两棵楸树。厦房北边是后院,略小于中院,是老宅中树木最多之处,主要是楸树,还有杏树、石榴树,皂角树、椿树等。

        最热闹的后院。繁茂的树木上是鸟儿的天堂,鸟巢杂垒于树冠极顶,鸟儿往来于巢树之间,自由地尽情地高歌,或独唱,或对唱,或合唱,歌声惠耳;树下荫翳蔽日,阳光抵开树叶,把一个个细小的光柱洒向树下,鲜亮斑驳,荫绿养眼。

        最悠闲的土塄。宅门外有南块空地,约为宅地的两倍,最西边有条土塄,直接宅院西墙,土塄西有水沟,土塄东平坦,土塄上树木杂植,繁茂异常,是休闲纳凉首选之宝地。酷暑之时,土塄上人总不断,最多是傍晚,土塄树下,喝茶的、抽烟的、闲聊的,土塄下追逐嬉戏的,躺在芦苇席上小憩的。夜深了,忽闪忽闪的红光在黑暗中闪现,那是从似睡非睡人烟锅里发出的,优哉游哉!

         最实惠的果子。门前土塄上的桑树,是果子最小也是最多的更是最甜的,果实繁密,桑仁(椹)雪白,成熟的桑仁润圆,汁液欲滴,像是从蜜罐中刚捞出的,黏甜润口,娘叫它“蜜桑仁”;院里的桃树,黄里透红,桃肉与桃核不沾,脆软恰到好处,娘叫它“黄甘桃”;后院种的杏树,是果树的老大,树的主干最粗,树冠最大,果实隔年结,黄软酸甜,大如鸡蛋,娘叫它“鸡蛋杏”;三颗石榴树,唯有后院那颗结的石榴多,多时压弯树枝,果实大如小孩拿的小碗,籽饱满,色鲜红,娘叫它“火石榴”。到如今,总感觉没有什么水果能比得过老宅的果子——蜜桑仁,黄甘桃,鸡蛋杏,火石榴!

         长得不一样的皂角树。大门外延伸段最边的一棵皂角树,主干粗、矮,树冠极大树干长满皂角刺,属福态型;后院土台上的那棵皂角树,粗细适中,树干光滑挺拔,未长一个皂角刺,属苗条型。门外的皂角树可能有不安全感,才长满了刺吧?在这棵皂角树下,常常有娘送儿等儿的身影。皂角树叶嫩时可采摘当菜吃,鲜嫩可口。叶落后,褐色的皂角挂满树枝,随风摇曳,煞是好看。采下的皂角,留足全家之用,送给亲朋好友一些,剩余的就卖掉。用惯了皂角,嗅惯了皂角味,致使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不能适应香皂的味儿。

        亦食亦药的树。榆树,叶子、花、皮都可吃;洋槐树,叶子、花也可以吃;古槐的籽,是绝佳的饮料和药品,晾干的槐籽,泡水喝,解渴、清火、消暑,熬汤可治感冒。

        树才尽用。老宅里 的所有树,爹娘早已打当好了,在老东厦对面新盖四间半厦房——为再盖新房服务。树王古槐,做了家里门窗、家具的边框;楸树做门板窗子,其它的树,能用的全用了,老宅的树成了盖新房的主要木料。爹娘还用老宅的两棵楸树,为他们打造好棺材。新房盖好一年后,两棵楸树陪伴着爹娘,永远的离开了我们。我似乎觉得,对爹娘最有用的,可能就是这两棵楸树吧!?

         四间半厦房,老宅的树,难以抹去的记忆。这老宅,它虽破旧,到处散发着爹娘的气息,到处能感受到爹娘的体温。“树也有灵性”(娘的话),老宅也应该有灵性!要不,老宅的蜜桑仁树,黄甘桃树,鸡蛋杏树,火石榴树在爹娘走后,怎么一个一个的枯死了,它们该不会像楸树一样,到另一个世界,去陪伴我的爹娘了吧!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2)| 评论(3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