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文迅遐想

备课之余常有所得,兹记于此,祈与诸友切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3年06月28日  

2013-06-28 18:12:41|  分类: 铭心的记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铭心的记忆

饥饿年代

      1959年冬到1960年夏收的这段时间,是三年自然灾害中最艰难的时期。这个时期,家乡人习惯称之为“低标准”——主要指吃的最少,少到什么程度:整个这段时间我们家里几乎没有吃过一顿像样的饭,没有吃饱过一次;吃的是树叶、树皮,榆树叶还能下咽,而洋槐叶苦的难以下咽;春天,凡是绿色的都被人采来填肚子;一天两顿饭,有时仅仅吃一顿,一顿一碗,大人大碗,小孩小碗,基本全是菜汤。能让我们垫腹的,娘先尝,“若有毒,让娘先走”。就这样,娘为我们寻找能吃的东西。吃饭时,娘总是最后一个端碗,把自己碗里那少的可怜的东西拨给我们兄妹这个一点,那个一点。娘在舍自己的命,保爹和我们兄妹的命。我们曾经把玉米棒的包衣找来,浸泡在水中数日,然后用搓板搓洗后的沉淀物,称之为淀粉,其实吃的就是玉米包衣上的污垢,那时所吃的东西如今的猪狗绝对不吃,就这些吃的,我们也难以饱腹。

      冬季的夜晚太难熬,饥肠辘辘,难以入睡。整个晚上,我似睡非睡,枕在娘的腿上,“嗡儿嗡儿——吱”的纺车声,在耳边萦绕,一会儿睡着了一会醒了。娘彻夜摸黑为别人家纺线,换取少的可怜的救命的东西。娘抚摸着饿醒的我,哄我入睡后,又开始纺线……

    1960年的春节快到了,大年三十晚上,漆黑一片,整个村子听不到一声爆竹,死寂一片,没有一点喜庆的气氛。一家人静默的等待,娘带病炒了爹赊来的一点猪肉,二姐个子小,站在小凳子上,在娘的指导下擀着赊来的面,擀好面条,一家人嗅着臊子的味道,进入梦乡。大年初一早上,唯一吃了一顿面多菜少的饭,还是没吃饱。那时的情景,至今记忆犹新:赊来的一点猪肉,一点面粉,二姐就着昏暗的煤油灯光,擀面的情景;大年初一早上的那顿面条,至今刻骨难忘。那个年代,贫穷的人是别人的灾星,没有人理你,我们怎能忘记赊面粉,赊肉给我们的两家人,是他们真诚的帮了我们。后来,看《白毛女》1960年的除夕之夜,与《白毛女》中的情景何其相似。

     那年冬天,爹娘拍了平生唯一一张合影,后来爹娘告诉我们,这是遗像。爹娘觉得挺不过那个年代,为了保我们命,只有舍弃他们的命,照相时,娘因饥饿已经浮肿。那年,爹五十岁,娘四十岁,在我幼小的记忆中,他们是那么的苍老。饥饿成了童年最深刻的记忆。

     饥饿的年代,养成了一些习惯,摸黑睡觉,摸黑起床——为省点煤油;从不浪费粮食——捡拾粮食,捡食掉地的饭菜;随手关灯,关心农事等等。

    饥饿让我更懂得珍惜,更懂得节俭,更懂得亲情,更懂得世态炎凉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