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文迅遐想

备课之余常有所得,兹记于此,祈与诸友切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乐与悲地低吟——《兰亭集序》拙见  

2009-03-02 16:06:31|  分类: 备课一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乐与悲地低吟——《兰亭集序》拙见

兰亭聚会,是东晋的王羲之与朋友们许多次聚会中的一次,但却成了历史上最有名的文人聚会之一,也成了后世享有盛名的聚会,之所以有名,是因为王羲之为兰亭聚会的文人们诗集撰写了序言——《兰亭集序》。这次聚会因《兰亭集序》而闻名,《兰亭集序》又因王羲之精妙绝伦地书法而广为流传。《兰亭集序》,因其“高爽有风气,不类常人”的卓越才华在文坛熠熠生辉,又因其精妙绝伦的书法成为书法精品。

文章酝酿于一次山水欣赏的雅集,记叙了兰亭聚会的盛况抒发了欢乐有序、人生苦短的感慨。全文围绕乐与悲展开,使山水与人的感悟——乐与悲中达到圆满的融合。

作者在叙述兰亭聚会的情景时,“乐”无处不在。

一乐时节。兰亭聚会的时令是“暮春”,这是春末夏初的时节,正是万木向荣、百花吐艳的季节;临水洗濯,以拔除不详的“修禥”的节日,被文人雅士们发展为宴饮嬉戏、赏景赋诗的节日。这个时节,正是文人雅士倘徉于山水、观赏于目、得之于心、赋之于诗的好时节。兰亭聚会的文人雅士也不例外,他们游山玩水,饮酒赋诗,成诗四十余首,结成兰亭诗集。二乐“群贤”,这次聚会,规模宏大,与会者多大四十余人,皆东晋名流。聚会的主要目的是欣赏山水,饮酒赋诗。作者把与会者冠以“群贤”,表明作者与与会者心心相印。良辰美景加上“群贤”挚友不亦乐乎!三乐山水。“群贤”宴集流连于风景幽绝的兰亭,他们用自己颖悟的深情与兰亭的山水交融,既目睹到兰亭山水的形,又领悟到兰亭山水的神。兰亭山水得之于心,赋之于笔:在作者的笔下“崇”与“俊”是山的形,而“茂林修竹”则赋予了山岭勃勃生气;“清”与“流”是水的形,而“映带左右”则是流水神采飞扬。这形神兼备的山水,怎不使他们心灵为之震动,其乐不言而喻。四乐酒诗。饮酒赋诗是古代文人的雅事,兰亭聚会的文人们,不在酒肆或楼台亭阁猜拳行令、饮酒赋诗,而是在山间水边临流赋诗,嬉戏中脱尽了俗气,充满了高雅的情致。你看那清波之上,一只只盛满美酒的羽觞悠悠飘来;流觞所至,或饮酒或赋诗,文人们的胸中,那一阵阵畅叙怀抱的话语流出,那对山水的感悟泄于笔端。此时文人们陶醉于大自然之中,物我两忘,人与自然融为一体,以致感到人为地管弦之声纯属多余,美景、美酒、美诗,其乐融融。五乐天气。“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”,这样晴朗的天气,柔和的春风,是自然风光如此清新美丽,人们才能得以尽情欣赏——仰观宇宙,俯察万物,极尽视觉之娱;竹木萧萧,流水潺潺,倾极听觉之乐。天公作美岂不快哉!

书写聚会后的感慨,“悲”笼罩其间。

一悲人们相聚,时间短促。作者由特殊推及一般,即由兰亭相聚联想到现今人们的“相与 ”。静者,室内晤谈;动者,山林遨游。尽管相处方式不同,但“俯仰一生”,很快便可度过一生。“相与”如此短暂,能不伤感?二悲追求欢乐,“不知老之将至”。人们不管是喜静还是喜动,动静的形式虽然多种多样,当共同点是:遇到喜欢的事情就心满意足,“不知老之将至”;事物在不断发展变化,等到对所遇事物产生厌倦时,无尽的感慨也就产生了。只知欢乐必然会有“老大徒伤悲”的感慨。三悲新旧易变,人难免一死。“所欣”、“俯仰”“已为陈迹”,新鲜的瞬间可变为陈旧的,新旧变化如此之快,必然使人感慨万千;更何况随着岁月的流逝,任何人都难免一死。死和生,连孔子都认为是大事,“岂不痛哉”?四悲“临文嗟悼”,难喻于怀。作者由同时代人的情感迁移到古昔:当今之人与古人在人生变化和兴叹生悲上“若合一契”;聚散生死这般悲凉之雾,诗中笼罩着古今文学家的心灵,所以面对古人文章的悲凉情绪,是作者伤感的情绪久久难以释怀。五悲推想后人,犹今思古。古今之人都为人生无常而兴叹生悲,可见庄周所谓死生一样、寿夭等同的说法,乃是“虚诞”之辞。作者由古今感慨相同推想后人情感:等到将来,如今的一切都成为陈迹,后人也将临今人之文而感伤;后人的情感变化与古今之人的情感变化相同。这种岁月的无情,再次引起作者的悲叹。

总之,本文写山水之乐与人生之悲,没有“过”或“不及”,恰到好处,符合儒家中庸的思想,乐与悲均是淡淡的。作者所写的景物是三月江南之景,那山间水边该是姹紫嫣红了吧?但文中之景浓艳之色皆无,只有山、水、林、竹、天、风而已,即使描绘竹子,弃其绿而说其修,写水弃其碧写其清,这是色调的淡雅;兰亭聚会可谓良辰、美景、赏心、乐事四美齐臻,良朋、贤主二难并。但作者的喜悦仅用“信可乐也”四字表达,充分反映了作者心境的淡雅。写悲作者用了大量的篇幅,把相聚短暂、欢乐难久、新旧易变、死生亦大以及古人、今人、后人对聚散死生的看法等各种感慨只用“悲夫”二字淡淡表达,这任然是心境的淡雅。作者“清鉴赏要”的性情在作品中体现就是文字格调的淡雅。正是这种淡雅的心境、淡雅的性情、淡雅的格调使作者用淡淡之笔写乐抒悲,写悲在收笔时仍透漏出淡淡的乐:作者记下参加兰亭聚会的人名、诗作以及作序的主旨,就是有感于人生短暂,难免湮没不彰,作者没有因此看破红尘而消沉,相反要留下文字给后人。这种在深沉的感慨中,包含着对人生的眷恋与热爱,在悲的基调上抹上乐的一笔,是全文始终保持一种积极向上的主旨,给读者以激励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